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国际经济贸易学会 >> 研究成果 >> 正文
[组图]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 | 创新竞赛,中国凭什么赢西方?         ★★★
牛津经济研究院报告 | 创新竞赛,中国凭什么赢西方?
作者:Tamara V…    文章来源:走出去智库CGGT    点击数:89    更新时间:2019-8-21
    本周一(8月19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美国将把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临时许可证”再次延长90天,截止日期大约是11月19日,允许华为继续向美国公司购买商品。但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文件显示,该部又将新的46家华为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

    随着华为沦为美国打击中国的标靶之一,自主创新日益得到华为的重视与推崇:8月华为高调推出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鸿蒙,发售首款5G手机,9月华为还将发布下一代麒麟芯片。

    走出去智库(CGGT)观察到,华为公司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创新的标杆,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2018年全球企业专利申请数据,华为以5405份的专利申请成为世界上专利申请最多的企业。在中美贸易战升级到技术战的关键时刻,华为乃至中国的创新能力更为世界所瞩目。

    走出去智库(CGGT)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高级经济学家Tamara Basic Vasiljev近日分析得出结论:在与以经合组织(OECD)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创新竞赛中,中国已经取得领先优势。

    Tamara Basic Vasiljev认为,中国的领先优势主要表现在:研发投资的增长率以及在世界五大知识产权局的专利申请数量和授权数量增长率均呈两位数增长,这为中国未来劳动率的增长乃至经济水平的提高创造了强大动力。

    走出去智库(CGGT)今日获授权刊发Tamara Basic Vasiljev的这份研究报告,供关注中国技术创新的读者参考阅读。

要 点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1、发达经济体的固定资本投资总额在2018年达到新高,且目前仍保持良好的上升势头。然而,决定生产率的并不是总投资,而是对无形资产的投资——无形资产与生产率之间的联系是稳定而紧密的。

    2、除美国外,经合组织(OECD)经济体的无形资产投资水平较低,且还在不断下降。自2018年以来美国加大了对知识产权的投资,不过很显然,中国处于领先优势。

    3、目前,中国的研发投资、专利申请及授权数量的增长率均已超过两位数。未来几年,中国的生产率极有可能会进一步增长,从而使中美贸易冲突演变为一场全新的博弈。

正 文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文/ Tamara Basic Vasiljev ,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

    翻译/ 何叶,走出去智库研究助理

    中国的研发投资按名义价格计算仍落后于美国,但其增速正在加快。然而, 根据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的研发投资已超过美国(图1)。

 

图1:中国与美国研发投资对比

    在充斥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新闻和美中关税战的阴云笼罩之下,我们着眼于奠定长期发展的基本项,试图寻找决定这场冲突长期结果的因素。

    自全球金融危机(Global Financial Crisis)以来,中国的生产率持续放缓,目前经济年增长率略低于7%。考虑到发达经济体劳动力生产率数十年来不断下降的趋势,我们将在本研究报告中考量中国保持、甚至再次提升这一增长率的可能性。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生产率和投资的动态关系。经合组织(OECD)国家和中国的投资增长在2018年达到短期周期的峰值后持续减速(图2),但中国仍在投资方面领先。然而,发达经济体在无形资产投资、尤其是研发支出方面的表现却有所不同(图3),除美国以外的其他经合组织国家在无形资产方面的投资少之又少。如果细究,会发现更有意思的事情。

 

图2:OECD国家与中国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年增长率

 

图3:美国与OECD其他国家知识产权投资额年增长率

    除美国外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对无形资产的投资多年来持续放缓。除了以色列、瑞典和澳大利亚三国,其他国家的无形资产投资则是在一个本已相当低的水平上继续下降。

    比起整体固定资产投资,无形资产投资对生产率和增长而言更为关键。我们研究了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劳动生产率数据、固定资本投资总额占GDP的比重以及无形资产投资占总投资的比重。结果表明,总投资占GDP的比重与劳动生产率呈负相关(图4),投资占GDP的比重提高并不利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推动生产率增长的则是无形资产投资的比重(图5),更高的无形资产投资占比能带来更高的生产率。

 

图4:资本投资总额与劳动生产率的关系

 

图5:无形资产投资占比与劳动生产率的关系

    当我们考虑异常个例时,这个结果则更为直观。比如澳大利亚,其矿业投资密集,房地产行业蓬勃发展;再如日本,就业政策欠佳,劳动生产率长期偏低。而另一方面,美国和英国的固定资产投资较少,但服务业的生产率却很高。

    如果是无形资产投资推动了高生产率和经济增长,那么中国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如何? 目前看来显然还不错。

    有关中国的生产率、投资及其组成部分的可比数据并不容易获得,因此我们没有将中国纳入我们的生产率和投资图表。然而,我们仍然有足够的数据来衡量中国的无形资产投资,尤其是研发投资的变化。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尤其是在2015/16年的微型危机期间,中国的固定资本投资总额持续放慢。这在一定程度上源于政府以刺激国内消费、削减低回报投资为目标的经济政策。尽管两位数的投资增长率已经成为历史,但自2016年以来,中国投资再次开始加速增长(图2)。

    无形资产投资领域也存在类似的变化,不过,在未来,由于政策的支持,无形资产投资增长率突破两位数并非不可能。无形资产投资通常包括对软件、组织/人力资本的投资和研发支出,对无形资产的合理投资在专利和研发领域尤为突出。

    中国在欧洲专利局(EPO)、日本专利局(JPO)、韩国知识产权局(KIPO)、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CNIPA)和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等五大知识产权局的专利申请和授权的数量都在持续增加。与专利“三巨头”——美国、欧洲和日本相比,中国的专利数量仍低于美国与德国,但中国正在迎头赶上,在上述五个机构的获批专利数达到了两位数的增长(表1)。

 

表1:欧洲、日本、韩国、中国和美国在五大机构获批专利数量对比

    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中国仍然落后于美国和其他研究大国(欧盟和日本)。只有大约5%的研发支出被用于基础研究,而大部分资金则用于实验开发(工业应用)。但中国的发展动力十足——其研发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00年的0.89%提高到了2017年的2.1%。相比之下,2017年美国在研发上的投资约占GDP的2.8%,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则为2.4%。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生产率将恢复较高水平的个位数增长,尚有待观察。然而,这应该是对无形资产投资滞后的发达经济体的一个警告。

    那么,究竟是哪些因素导致了整个经合组织(美国除外)无形资产投资的疲软?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我们将会持续观察,并在未来几个月给出分析。


    作者简介

    Tamara Basic Vasiljev,2019年加入牛津经济研究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所。主要从事全球宏观经济观点的发布。她作为宏观经济学家在公共和私营领域有超过15年的研究经验,在政策制定部门和企业均有从业经历。

    机构简介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最早起源于牛津大学商学院,于1981年成立,总部设在英国牛津,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咨询机构之一,提供覆盖200多个国家,120多个行业,3,000多个城市的宏观经济研究报告,经济预测与分析工具。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