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北京国际经济贸易学会 >> 热点关注 >> 正文
数字时代国家安全面临新挑战?要警惕数字时代的“独狼袭击”!         ★★★
数字时代国家安全面临新挑战?要警惕数字时代的“独狼袭击”!
作者:刘玉书    文章来源:人大重阳    点击数:317    更新时间:2020/8/20

  编者按:8月11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刘玉书做客直播间,分享了他对中国数字社会未来的最新思考。这是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的“深度认识中国”系列直播活动。本文刊于8月13日中评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刘玉书日前在视频直播中谈及数字时代国家安全面临的新挑战,他指出,要特别注意两点,一是美国对华的网络战略;二是数字时代的“独狼”袭击。

  一、美国对华网络战略

  刘玉书表示,鉴于近期美国在信息领域对中国的各种制裁,数字时代的国家安全问题引发关注。从美国对华战略的时间轴来看,美国对华所实施的一些匪夷所思的政策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美国对华政策的转变可以追溯到2003年,美国国防部在当年的国家安全报告裡面首次提出了美国网络空间的概念,确立要捍卫他们自己国家的网络空间主权,并在这个话语体系下逐渐演变出了一整套的网络战略,主要体现在九个方面:

  其一,由战略防御为主向战略攻击转变,最终目的是维持全球网络主导权,将中国视为首要竞争对手。

  其二,美国对华网络战略已经开始部署两项措施:一是加强印度、日本等地区情报网建设,形成对华网络情报包围圈;二是快速推动网军建设,主动抑制潜在网络威胁。

  其三,美国对中国网络攻击的战略目标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遏制军队战斗力的关联实物目标,另一类是瓦解政府组织和领导力的意识形态体系。

  其四,美国意识到了“硬入侵”的网络攻击模式带来的负面影响,将转向“软入侵”攻击模式。

  其五,美国将病毒工具研发提升到了战略武器的地位。

  其六,与主流媒体及科技公司宣传相反,美国当局认为社交网络的战略意义优先于物联网,社交网络是实施精准网络攻击目标筛选的关键。

  其七,人是整个安全系统中最脆弱的连接点,是实现网络攻击中核心的支撑。

  其八,美国逐步将网络防御和网络作战分离,网络战组织架构设计更加侧重多部门联合作战能力。

  其九,斯诺登事件之后美国官方与私营公司在网络安全相关方面的合作模式已经进行了较大调整。

  二、要警惕数字时代的“独狼”袭击

  刘玉书表示,“独狼袭击”指的是受到激进教育、在网上受训或自制装置,密谋单人发动恐怖袭击的方式,即个人可以实施大规模杀伤式武器行凶,或者是实施恐怖袭击。相比有组织的有一定规模的恐怖袭击,“独狼”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更难被提前侦测发现。“独狼”事实上是互联网上有极端倾向的个体与恐怖组织一拍即合而形成的。

  三、数字时代如何进一步做好社会治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刘玉书日前通过视频直播讲座,就“中国数字社会未来发展的趋势”表达看法。他认为,数字社会,治理是没有万能药的,只有不断的自我革命才能保持这个社会动态的活力和动态的发展。

  刘玉书表示,现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基于人机交互的数字社会治理模式。国家和政府可以通过大数据来观察和及时发现数字社会中存在的问题、政策执行的反馈以及潜在的公共安全和公共卫生危机等,然后制定动态的治理政策,最终实现对社会的数字化治理。

  他指出,这个过程是一个动态过程。人机交互的数字社会治理模式在新冠疫情的大战役中,其实是立了大功的。未来,基于这种人机交互的数字治理模式,要进一步做好社会治理,有七个方面的政策建议:

  一是要维持数字社会的竞争活力。数字社会其实很容易形成赢者通吃的局面,数字社会的信息传递快,掌握先发制人技术的很容易赢家通吃,这时候需要政府出来有打破垄断的勇气。另一方面,高速易接入和低成本的互联网如果能够公平均匀的分布的话,能够带来整个社会的均衡活力的发展。

  二是制定和实施全面的数字社会战略。比如5G之下,数字化的战略该怎麽做,这还有很大的工作可以研究。

  三是加强数字隐私系统建设。

  四是要减少企业的数字社会准入障碍。门槛降下来,企业多起来,活力也就出来了。

  五是一定程度上要反思数字技能人才的培养模式。目前,我国在重视数字技术人才的同时,相关基础教育和基础研究这块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特别是在大国竞争之下,这些基础领域的较量会直接影响到能否在高精尖领域走得远,走得快,比别人更有竞争力。所以,这是我们需要去反思的。

  六是促进经济发展升级,淘汰落后产能要考虑社会承受能力和社会稳定性。因为所谓“不痛不长”,整个产能的淘汰其实是人员更替的过程。这时候有人找到了发展的机遇,有人可能就失业了。这种情况下社会的稳定性该怎样去做好,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七是数字社会的政策落地有待于进一步深化改革,主要涉及到四个方面:一是推进数字化供给侧改革,引领数字品质革命;二是要化解数字中国治理中的风险,社会公平问题和相关利益衝突;三是要注重均衡,促进数字强国和网络强国发展;四是持续稳定的政府领导力的构建。

  刘玉书表示,在数字社会,治理是没有万能药的,只有不断的自我革命才能保持这个社会动态的活力和动态的发展。社会治理,特别是高速发展的数字社会治理没有一个万能公式,也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万能之策,所以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们更需要去相信它,相信政府,我们更需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立足国家安全提升国际贸易管
把握数字时代趋势 创新宏观治
联合国贸发会议《2019年数字